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押注Web3的顶级VC,后悔了?

2023-06-28 16:47:41 1372

摘要:2022年5月,Web3赛道迎来了一个重大利好,硅谷知名风投机构A16Z宣布其首个面向元宇宙、AR/VR、游戏研发工作室、玩家社区产品的游戏基金Games Fund One正式完成募资,规模达到6亿美元,主要瞄准三个投资方向:-新一代游戏研...

2022年5月,Web3赛道迎来了一个重大利好,硅谷知名风投机构A16Z宣布其首个面向元宇宙、AR/VR、游戏研发工作室、玩家社区产品的游戏基金Games Fund One正式完成募资,规模达到6亿美元,主要瞄准三个投资方向:

-新一代游戏研发;希望能够孵化出类似于《The Sandbox》《我的世界》《罗布乐思》那样能够让玩家们继续创造UGC内容、拥有开放世界观的新一代游戏;

-与游戏相关的消费应用;包括且不限于类似Discord的玩家社区;

-支撑类元宇宙产品稳定运行的基础设施。

与基金落地同步披露的,还有Games Fund One星光熠熠的团队。孵化出拳头游戏和Epic等头部企业的投资人Adrew Chen宣布以全职状态成为加入A16Z,担任Games Fund One的主理人。LP包括首个元宇宙概念股罗布乐思的创始人David Baszucki、Discord的创始人Jason Citron、拳头游戏的联合创始人Marc Merrill、暴雪的联合创始人Mike Morhaime,Sky Mavis联合创始人阿莱克斯Aleks Larsen和Jeffrey Zirlin等圈内有头有脸的大佬。

换句话说,如果你认同Web3创投圈里最重要的战略资源是“信仰”,那么Games Fund One基本已经凑齐了“信仰出品方”。正是这些人的成功,才让人们相信Web3这个模糊不清的概念,真的是一场能够创造价值、能够带来生产力的“范式革命”,而不是像此前“区块链”风口那样更像是一场被少数精英主导的“金融游戏”——包括A16Z本身也是这场观念大转身的主要推动者,他们因为在2013年到2020年期间连续8轮追投,最终把Coinbase市值推高到惊人的858亿美元的事迹备受“圈内推崇”,到现在稍微年轻点的媒体都把A16Z的前缀定为了“加密风投巨头”,乍一看很难联想到他们和Facebook、Airbnb、Github之间有什么关系。

而且更有话题量的大背景是,当时Web3正面临着一场严重的信任危机。

虽然在2022年,Web3赛道仍然不断制造“造富神话”,例如元宇宙产品Otherside上先后诞生了虚拟地产领域历史最高、历史第二高的交易,Otherdeed#59906、Otherdeed#17164这两个地块分别以625ETH、604.69ETH(按照当时币价约合分别折合美元164.7万、114.8万)的价格被玩家n0b0dy.eth拍下;《The Sandbox》也用数据呼应了盛况,公布整个2021年虚拟房地产的销售额达到了14亿美元,同比增长180%。但分析机构发现这样的销售数据很难代表着市场对于“Web3”的认可,俄乌冲突的持续、2022年Q2美联储加息、Terra链崩溃等因素的存在让数据高涨看上去更像是投资者们正在集中进行套现跑路。

支持“跑路论”的一个直接证据来自NFT土地销售数据平台WeMeta。他们的研究人员发现,自2021年虚拟地产市场达到了一个峰值后,在周期为半年的监控区间内,包括The Sandbox、Decentraland等在内的六个平台,虚拟地块的交易总量和平均价格分别下降了90%和75%以上。另一个旁证是2022年2月3日,用改名以示“All in 元宇宙”决心的Meta在季报里公布了十年以来首次连续四个季度净利润下滑的数据,导致股价闪崩26.39%。

不难想像,当A16Z以这种技术孵化的姿态出现,对于已经捆绑了大量资本的Web3赛道起到了何种意义。也因此有相当数量的媒体在报道Games Fund One的时候,干脆直接下定语,认为其就是A16Z旗下的首个Web3游戏基金。

但到了今年5月23日,也就是Games Fund One落地一周年之际,主理人Adrew Chen在社交平台上发布的募资简报(Pitch Deck)却讲了一个不同版本的故事。

这份募资简报由游戏行业概况、投资进展、团队建设三个部分组成,十多页PPT几乎都是Adrew Chen毫无保留地展示了信心。例如行业概况部分,他认为游戏行业很好地推动了生成式AI(GenAI)的发展,同时以电视剧版《最后生还者》、电影版《超级马力欧大电影》、游戏版《霍格沃茨遗产》对于大众文化的参与度也来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在投资者们最关心的“Why Now”页,Adrew Chen更是一口气罗列了9个小点回答了用来佐证“游戏行业的未来不是小好,是大好”。

但敏锐的围观群众们很快发现,本该作为主角的Web3在整个Adrew Chen的慷慨陈词里就像乐事薯片里的空气:

不能说没有,只能说聊胜于无。

就拿“Why Now”页举例,仅最后一栏“Web3与混合现实”中的第二点明确提到了一个与Web3直接相关的垂类利好,即“Web3游戏在2021年迎来大爆发”,其余8点都是能够与主流游戏行业(或者科技消费行业)共享的“公共利好”,包括宏观经济层面的全球目前已经有30亿玩家、东南亚、印度、非洲等地区货币化加深(货币化是一个用来衡量区域商品经济发展水平的经济指标,可以简单地理解为货币交易总额在国民生产总值当中的占比);市场潜力方面的全球约有2.5亿儿童将成长为“终生玩家”、游戏逐渐参与到大众文化建设当中;消费者习惯方面的疫情期间游戏产业增长了20%、非传统游戏玩家的数量大幅度增加;产业基建方面的硬件支出的周期加速(缩短)、VR/AR产业进入了一个发展拐点。

(Adrew Chen相信游戏是跨平台“杀手级应用”,Web3只是众多平台的其中之一)

能够1/9的存在感就不错了。Adrew Chen复盘今年Q1季度投资活动的时候,明确表示第一季度Games Fund One团队最忙碌的工作,就是会见了超过100家“人工智能+游戏”公司,并且计划将这个趋势延续到整个2023年,将基金80%的投资都用来寻找“人工智能在游戏行业中的参与方式,要么重新发明核心游戏玩法,要么制造出一个生产力工具”。

说到这里他另起一段强调,“我们找到一个平衡的方法论,要照顾到游戏的所有关键领域,也要适应新的趋势”。

再比如在团队建设部分,Adrew Chen一方面花篇幅具体地形容团队的“共克时艰”,指出鉴于全球经济下滑,团队需要花大把的时间用来搭建一个最佳投资组合,尽量促成被投项目之间可以彼此赋能以最大限度地提高这些初创项目的长期成功率。另一方面也不忘强调所在领域的优势,“游戏市场是有弹性的”。

这句话没错,但Web3就彻底变成了硬币的一体两面,非常自然地被Adrew Chen顺手摘下来了。最起码在这份PPT里,和“游戏”并列的关键词是大模型、是生成式AI,Web3更像是一个需要被重新修正的“过渡性概念”。

那么我们怎么理解Games Fund One一年之间发生的转变?

我翻看了很多相关讨论,一个最具现实主义色彩的推测来自投资人庄明浩。他认为Games Fund One的成立或许的确来自于团队对游戏行业的信心,或许的确受到了近几年来A16Z在Web3领域收获颇丰的影响,但是更直接的原因或许是Adrew Chen这样正处于上升期的年轻投资人权衡“野心”和“收益”的结果。一家来自美国媒体就曾经描绘过A16Z里“GP和小Par之间的矛盾”。翻译下来大概是这样的:

“有传闻称,在A16Z的内部,事务的推进并不会他们在公开媒体日表现出来的那样顺利……资金管理规模的扩大一定程度上让身处机构内部的人开始自我膨胀……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会认为)与其花时间去调和同事之间的矛盾,不如创建一个新基金(从而让小Par完成实际上的职场跃升)。”

实际上这样的场景大概率是创投行业的共性,并且与基金规模成正相关。两年前投中网文章《中国VC没有合伙人》就描述过这样的场景:

“年轻的投资人凭借亮眼的业绩和资源晋升到合伙人——打工人title最高级,但每个人心里都清楚,你永远没有机会获得与“严格意义上的合伙人”匹配的收益和话语权,而这并不是老板的问题,不是案例的问题,而是通行规则,所以,最好的路径只能是自立门户。”

甚至某种程度上,Adrew Chen本人其实也侧面回应过这一点。Adrew Chen以全职形式成为Games Fund One主理人的消息,是其在个人播客上公布的。在那篇文章里,他把最后的部分设置成了致谢:“我只想感谢在过去几年中一直订阅这个博客的所有人……2007年,我作为一个20多岁的无名小卒来到旧金山,开始写这个博客,十多年的经历告诉我写作是我最喜欢的活动之一。而且我也从写作中认识了许多伟大的人……我很高兴能回来”——很难说没有几分“江山父老能容我,不使人间造孽钱”“使我有洛阳二顷田,焉能佩六国相印”的意思。

不过我总觉得答案也不至于这样无关Web3。

上世纪50年代,美国传媒界曾经对“超级英雄”作品掀起了一波集体讨伐。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声音来自儿童心理学家沃尔姆,他在一篇公开文章中犀利地指责超级英雄漫画诱导未成年人犯罪、传播情色文化。最高潮时,美国参议院也出台了相关政策,以行政手段规范漫画出版业。漫画史学者Ron Goulart更是直言不讳地指出“超级英雄”作品的“媚俗”之处:“在《花花公子》和《阁楼》出现之前,漫画书提供了一种看女性的特殊方式。”

但在50年代之前的整整20年时间里,这个看起来充满了各种缺点的创作题材,却是美国全社会的刚需。无论是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还是40年代的全球热战,那时的人们发现自己本能地需要超级英雄的出现来提振士气、增强信心。更重要的是,超级英雄几乎都致力于推动一个新秩序的诞生——超人为了救人会直接威胁州长这样的决策者,蝙蝠侠试图在市政体系之外建立一个新的哥谭生活方式,神奇女侠干脆来自一个藏在战争迷雾里的未知世界。

图腾是困顿的标识物。这样来看,A16Z的摘帽子行为就显得合理很多,看上去更像是自然迭代。毕竟只有人工智能这个赛道的参与者,能像Web3的信徒们那样,在骨子里充满“创世情怀”了。

本文源自投中网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